第一百零三章 三观(1 / 2)

吴吏曹 李笠 5663 字 8天前

东阳城内,暂做行宫的州廨里,皇帝萧询正兴致勃勃地和太后讲自己的感悟。

感悟来自于大将军讲解的一段话:国虽大,好战必亡;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。

这话,来自春秋时兵书《司马法》,萧询讲解起来:

“忘战必危,指的是国君若疏于整顿军务,当敌人来犯时,就无力将其击退,以至于失地失人,国家危在旦夕。”

“好战必亡,是因为打仗很消耗国力,一石粮食,运到千里之外的前线军中,只剩下二斗,其余八斗,都在半路上吃掉了。”

“被谁吃掉的?是运粮的青壮,还有拉车的牛马。”

“平时,兵卒在驻地军营,每人每月消耗二石米,打仗时,这些兵卒开赴前线,虽然每月依旧消耗二石米,但朝廷还得额外支出八石米,才能保证将士们能吃饱饭。”

“所以,打仗打多了,国库就撑不住了,二国库没有存粮,一旦各地发生水灾、旱灾,就无法调集粮食赈济灾民,这会天下大乱的。”

“再说打仗,就算打了胜仗,将士们也免不了伤亡。”

“每死一个人,就等于有人失去了儿子,失去了兄弟,失去了良人,死去父亲?等于一个家庭,失去了一个壮劳动力。”

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若官军是为保境安民而产生伤亡?那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

“可若是频频出击?不断征战?大量的伤亡,会让许多家庭破裂,出现许多无依无靠的孤儿寡母....”

“长持以往?人心大乱?国家就会灭亡。”

太后见儿子说得头头是道,一脸认真的模样,心中宽慰不已。

儿子自从出了建康?一路上总是心情愉悦?就像是从笼子里跑出来的鸟儿?在天空中上下飞腾?兴奋地叽叽喳喳叫唤?欢乐无比。

儿子高兴?她就高兴。

儿子在御驾亲征的过程中,长了许多见识,明白了许多道理,这让她更加高兴。

在大将军、彭城公的引导下,儿子对于读书的重要性有了深刻体会?主动要求多看书?这让一直督导儿子读书的太后?愈发高兴。

她一开始还担心彭城公把儿子“带坏”?导致儿子玩物丧志,或者以为打仗很好玩,现在看来?是她多虑了。

彭城公很会教人,所以教出来的李平安知书达理,现在顺带着教皇帝女婿,短短时间里,便让皇帝成长许多。

母子俩交谈,说到兴头上,另一边,一对父女已经结束谈话。

李笠走在廊下,回想方才自己有没有什么话忘了交代女儿,思来想去,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,没有遗漏什么。

女儿还小,皇帝也还小,按后世的角度来看,都是初中生,所以,很麻烦。

所谓“麻烦”,指的是皇帝,不是他的乖女儿。

初中生的年纪,正处于叛逆期,即所谓的“中二期”。

中二少年对于“权威”的抵触心理很强,逆反心态很严重,又极度的自以为是。

一句话来概括,中二少年的心态就是“这不是我的错,是世界的错!”

中二少年连亲生父母都不好管,遑论岳父,遑论枕边人。

若这个中二少年还是个皇帝,那就更麻烦了。

伴君如伴虎,李笠不怕,大不了翻脸,但女儿不行。

所以李笠千叮咛万嘱咐,反复交代女儿一定要小心,小心陪伴身边这头正处于中二期的小老虎。

至于他自己,要对付这小老虎,轻松地很。

社会的毒打,让他伤痕累累之际,长了很多见识,学了许多本事,其中包括一些驾驭人心的套路。

简单的例子,一个小老板,开个公司,雇了一群小年轻跑业务,小年轻能吃苦、能拉到不少业务,但心高气傲,不好管。

当面叫老板“x总”,私下叫“傻x”,稍有不如意就会离职。

小年轻不管不行,然而管起来很麻烦,怎么办?

好办,带去夜店,嗨皮一下。

小年轻跟着老板去了次夜店,当了一回小王子之后,瞬间性情大变,死心塌地化身老板忠犬,全天24小时战斗力惊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