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9章 全文完(1 / 2)

按照陈婉卿这个说法,孟知易确实是改变了不少。

以前的他,是绝对不会拿出这么多耐心分给她的。

不过,希施还是没有下定决心。

之前的那十年多,她的痛苦远远大于快乐。

任谁都不会再轻易跳入曾经坠落过的深渊。

希施再见孟知易,是在温禾时生产的那天。

温禾时是在七月十五号生的.

那天刚好周五,临下班的时候,希施接到了靳寒嵊的电话。

下班之后,希施就跟陈婉卿一块儿去了医院。

抵达医院的时候,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孟知易作为靳寒嵊的好友,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重要的时候。

几个月没有见面,再次看到希施的时候,孟知易竟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他停在原地盯着她看了很久,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。

“你来了。”孟知易的声音不高不低,“好久不见。”

现在人很多,希施也不好不给他面子,微微颔首算是回应。

接着,她便走向了婴儿床。

温禾时生的是个儿子,孩子这会儿正好醒着,眼睛还没完全睁开,但是能看出来很可爱。

这是希施第一次接触刚刚出生的婴儿,孩子软软的,看得人母性泛滥。

希施忍不住抬起手来,用食指轻轻地碰了碰小家伙的肉手。

那绵软的触感,碰上去,心都软了。

她突然想着,如果她的孩子也在,那该多好。

她有过两个孩子,却没有本事留下哪怕一个。

大概是老天爷都觉得她不配做母亲,两次之后,彻底剥夺了她做母亲的资格。

希施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但是,想到那两个孩子,她的眼眶还是不自觉地发酸了。

好像有眼泪要滴落。希施抬起手来轻轻擦了擦眼睛,转身往外走。

温禾时和靳寒嵊两人当即就发现了希施的不对劲儿。

靳寒嵊推了一把孟知易,孟知易反应过来之后,马上跟着希施走了出去。

孟知易跟在希施身后来到楼下的院子里.

七月的傍晚,外面仍然一层接一层的热浪。

刚刚走出住院楼,孟知易的额头上便开始冒汗,眼镜的镜片都生出了水雾来。

希施走得很快,一路都低着头。

下楼后,孟知易又加快了步伐,终于挡在了她面前。

他看到了她的眼眶微微泛红,隐约也猜到了她这样的原因。

孟知易抬起胳膊将她搂到了怀里,“对不起。”

那两个孩子,他也有责任。

如果他那个时候不那么端着、不那么爱面子,他们两个人不至于闹得这么难看,她也不会平白无故就失去了两个孩子。

尤其是第二个孩子……如果不是他纵容别的女人闹上门,希施根本就不会流产。

“我没事。”希施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,眼泪也没有落下来。

她越是这样,孟知易心里就越是难受。

“小诗,我们——”

“孟知易,你想清楚了么。”孟知易那边还未来得及开口,就被希施打断了。

他停下来,认真地看着希施:“什么?”

“如果你跟我在一起,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。”希施说得很冷静,“你看到了吧,禾时生了孩子,靳总很开心,他们一家三口会过得很幸福。”

“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她会给你生孩子,你们也会是一家三口。”

说到这里之后,希施停顿了一下:“但是,我不行。你跟我在一起,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。”

“这话你已经说过了。”孟知易将她搂紧,“我的答案和以前一样。我可以没有孩子,但是不能没有你。”

“孟知易,你想清楚,是一辈子。”希施再次提醒他,“以后你身边的朋友们都会有孩子,可能你现在觉得没什么,可是当所有人都有的时候,你也会想有的。”

就像现在的她一样。之前,她一直都告诉自己,有没有孩子无所谓。

因为她本身也没有多么喜欢孩子。

可是,看到温禾时怀孕生子,她内心并非毫无波动。

她其实……也渴望有自己的孩子。

她想,孟知易大概也是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。

谁能保证自己可以一辈子都不在意?

人这一生太长了,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。

“我想清楚了。我爸妈想抱孙子有行难,他们不介意我没有孩子。”孟知易说得坚定。

希施听完他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将头靠在了他的肩头。

她很少主动做这样的动作。孟知易感觉到她的动作后,有些兴奋。

“小诗?”

“最后一次了。”希施靠在他肩膀上没有抬头,声音也不算很高,但是却足够他听清楚,“如果你后悔了,记得告诉我。”

“不会。”孟知易将手指插入她的发丝,指尖贴着她的头皮,声音沙哑又坚定,“我只要你。”

希施闭上眼睛没有说话。

孟知易也没有再接话,就这么抱着她。

他们两个人在楼下呆了有半个小时,这才回到楼上。

希施刚刚的话代表着什么,孟知易已经很清楚了。

他们两个人是牵着手上楼的。